关于瓜子的记忆 - 去他妈的蛋

关于瓜子的记忆

April 13th, 2011

中午去买花生,要上秤的那种,突然想起小时候买瓜子。

小学的时候,在家和学校中间的地方,就是村委会所在地,有个商店,总是有很浓的盐味,商店里卖瓜子,不用器皿量不用秤称,售货员的手就是量具,一毛钱一把。

当我长大了才觉得,即便是手大的成年人满满的抓一把瓜子,那也没有多少,可是,儿时,一把瓜子会带来一下午的快乐。

长大了,有人说我是瓜子牙,可是我觉得自己吃瓜子并没有比别人多多少,那大约是小时候,牙齿还没有发育长大成型,我可怜脆弱幼小的牙齿在那时就变成了瓜子牙,然后一直伴随我长大吧。

我从小不爱睡午觉,夏天有午觉时间的时候会被母亲强行约束上床,我便拿各种小玩意在床上一个人过家家……那时,只要被强行约束在我的房间,我就一个人过家家,桌上的任何东西都可以是道具,或者从窗户看外面的路,一个个从北边马路上过来的人……有一天,也许是累了,我真的睡了个午觉,醒来要上学的时候,我莫名其妙的闹情绪,也许还哭了吧,我好想觉得自己做了了不起的事情需要别人表扬,就像是成绩一般突然拿了第一一样,我从来不睡午觉今天睡了怎能没有表扬?最终,母亲给了我一毛钱,我才去上学了,路上,当然要换一把瓜子。

小学时有个同学,他的衣服兜烂了,可以伸到面子和里子之间的夹层,他买了瓜子,我们问他要,他让我自己掏,我伸进去发现他兜里是空的,可他自己伸进去却能抓出一把,小孩的一把,后来才弄清,他把瓜子装在衣服面子和里子之间的夹层了,有一段时间,我很羡慕他有这么一件烂衣服。

关于瓜子的下一个记忆的就是大学时候,在浦口的时候,宿舍的同学常常买瓜子回去,聊天的时候,打八十分的时候。然后在鼓楼,八十分变成了一百六十分,不变的是一群人吃瓜子简单的快乐。

再后来,就近了。

One Response to “关于瓜子的记忆”

  1. 那些事儿 Says:

    哈哈!沙发~~话说博主的header真给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