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 去他妈的蛋

无题

March 9th, 2012

这大概是被使用最多的题目了吧,今天是因为题目太多了,千头万绪又难以理清一个,那就分开来吧。

日记

看过一种说法,大意是说每个人写日记,不论是写给自己的还是写给别人的,潜意识里都是期望有人能看见自己的日记,并且赞同、欣赏、佩服自己的日记,我深以为然。

博客是日记的一种,于我,分两种,写给别人的,写给自己的。在小百合的那段时间,写给别人和自己,读者是百合上的人,我的同学,偶尔会有不认识的人。百合实名以后,不管我的博客在哪里,一直算是写给我自己的,虽然我的心里却是期望能得到别人的认同,可是我没把他告诉任何人,如果偶尔有人来到,我把他看成缘分,我很自恋的喜欢这感觉,让我有点茕茕孑立很洒脱的样子。

只到我把它告诉一个人,偏偏是一个人,这让它成了第三种样子,不是写给别人的也不是写给自己,每次写的时候,都像是写给某个人,像是告白,但是我是不善于告白的人,甚至,我有点鄙视告白,所以,就写不太出来了。看小说的时候,我欣赏黄药师,最欣赏他的是,被人冤枉了,却不屑于辩解,是啊,理解就是理解,信任就是信任,需要辩解来换取的理解和信任,那必然是打了一个折扣的理解和信任。

既然成不了写给自己的日记,那也许,我该让他成为写给别人的日记,不管有没有人看有没有人在乎,至少,这心里的微妙感觉会变一点吧。

纯粹

应该是上大学的时候吧,李敖写了本《北京法源寺》,炒的很热说是要得诺贝尔文学奖什么的,我当然要凑热闹了,好像没有看完,只记得里面有戊戌变法大刀王五什么的,小说好像也没有获什么奖,但我还有点记忆,书好像化了很多篇幅谈论人的本心和实际那个更重要的问题,里面某一种说法,认为做什么事,最初的出发点最重要,不管事情的结果如何,人做事的本心都是最重要的,这一看法,于我心有戚戚焉。

我经常幻想,自己是一坨最臭、最差劲的牛粪,偏偏就有一朵花儿死心塌地的跟我在一起,对其他光洁漂亮的牛粪不屑一顾。后来,我自己也觉得这想法有点不现实,毕竟,卡西莫多也许能获得好感但获取不了爱慕,我只好退而求其次了,好吧,我不作最差劲的牛粪,我就是众多牛粪中普普通通的那一坨,我能找到一朵花儿吗?她愿意跟我在一起会否是因为暂时没有更好的牛粪可选呢?谁他妈知道!

前几年在上海,我睡的晚,时常晚上较晚的时候去恒丰路桥下面吃夜宵,那里有一对夫妻,安徽人,男的卖烧烤女的卖炒饭炒河粉,这差事可能收入还不错,但是比较辛苦,冬天很冷,还要应付城管。

后来他们不卖河粉炒饭了,只卖烧烤,我经常去吃,就熟悉了,等烧烤时候,偶尔会聊天,我说是不是炒饭不赚钱所以不做了,女的说不是,因为她老公腰不好,太辛苦,所以他们只做烧烤了,对我这样一个土包子,中年女人称呼自己丈夫为老公一般来说我都会觉得别扭,不过她说的真的很自然,她好像很满足这样有点辛苦的生活,也许是我在脑补,我觉得她好像挺满意挺幸福的。不知道,他们结婚的时候,女的是否有点不满,是否带点无奈嫁给了那个男的。

性格

人的性格,不知道是如何形成的,我怎么就成了这样的一个我呢?好像很小的时候就有差别,有的小孩嘴比较甜,也很大方,会招呼人不怕羞,我却很腼腆。

长着长着,我就成为这样一个我,有拖延症、想法天真、固执、自相矛盾……说起这个,好像又乱成一团不知道该怎么说清楚的样子,总之,经常我想着自己应该这么样的一个自己,实际上我却不是这样的一个自己,就像我想应该怎么怎么做才是一个正常的人,一个孝顺的人该做的,实际上我的行为却可以说很不孝,很绕,算了,就这样吧。

孤独

去年开始用以前的一个QQ号码,昵称叫“淡如水”,这是我多年前在宿舍申请到号码后绞尽脑汁想出来的,取自“君子之交淡如水”。性格也许矛盾,但这应该是我在某个方面的一个追求吧,不论能否做到,我喜欢这个感觉,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感觉。我没事不会主动给亲友打电话,逢年过节不群发短信,我欣赏那种情景,十年不见没有联系的朋友,十年后见面,还像十年前那样。

我常常说,吃喝拉撒没问题,我能一个月不出门,不上网不看电视不跟人交流,就那么发呆或者睡觉,虽然没这么做过,但我一直认为我能做到,而且一点也不难不勉强。是什么让我这样呢?小时候不能跑出去玩的时候一个人随便拿个东西过家家的经历?我也不知道。

结束

写道这里就这里吧,好像还没写完,但也理不清了,结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