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神偷 - 去他妈的蛋

岁月神偷

April 30th, 2012

我没有看过和文章同名的电影,如果我没记错确实有这么一部电影的话。

站在窗前,望着通向北边的路,一如小时候不被允许跑出去玩的时候,只能无奈的坐在我现在打字的这张写字台前椅子上,摊开书本,心儿早已飞到了屋外。无聊之下,经常会望着通向北边的路,远远的从北边过来一个人,从看不清到看清,直到来人经过我家跑出我的视线之外……夏天的时候,会有穿着连衣裙的女子走近或者远去,袅袅婷婷,不知她们是否知道有个小孩在窗子后面目送或者迎接她们……日子经常就那么过去,那时候,总有挥霍不完的时光。

岁月厉害就厉害在一天一天的从你的指缝中流走,看不到,抓不住,挽不回。我在村里到处跑的时候,父辈们40岁左右,应该还很年轻,可是不借助照片我竟然找不回来他们的样子,好像他们从开始就是这样。只是,染黑的头发下面露出的白发和皮肤上的褶皱在提醒着我。

有一点点不变的是我的感觉,有时候很好,有时候很紧张,虽然紧张的是不同的内容。儿时怕挨打现在怕叹息,也许是挨打的感觉太过久远让我忘记了吧,现在能感觉的只有那一声声沉重的叹息。

表面上我考虑这个考虑那个,对这个无所谓对那个无所谓,想着可以随人处置任人安排。本质上,我只为自己考虑。既然生为人又在这里长到现在这个样子,如何又能摆脱这一切呢,我就是其中的一份子。

中学的时候老师讲朱自清的背影,记忆就是这样奇怪,课本要求背下来的那段我都早已忘记了,但记得老师讲父亲翻过铁轨还是台阶什么的去买桔子的时候,不知为何讲起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老师感叹人的压力,大概是他感同身受的样子让我记下的吧。说这个好像也不对。

有人打岔,扯不动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