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他妈的蛋 - 去他妈的蛋

拖拉症难道是绝症?

September 25th, 2012

瞌睡真是一种奇怪的现象。本来那么困,按道理应该倒下就睡着的,突然就再怎么着都睡不着了,这是勉强不了的事情,那干脆就起来等下一次困到不行吧。

回头翻翻以前写的博客,很多次提到做事拖拉的问题,总是架不起来势,开始做了,往往也会聚精会神废寝忘食的做,但开头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难。总是拖着再拖着,回头一想这是多可怕的状态啊,眼睁睁看着短短的人生耗在无意义的拖拖拉拉之中了。哪怕做点再傻逼的事,也比这样浪费掉要好呀。

还有些事情,既然出现了,果断处理掉,无论结果是好是坏,总好过放在一直在心里难受!

算了,写不下去了。

天天浑浑噩噩浪费时间,在心里看不惯这个瞧不起那个,你他妈有什么资格,你自己能做到吗?看看你这些年在干什么!醒悟吧,傻逼,既然社会有一个标杆,你做不到就没资格瞧不上!如果你连你瞧不上的都做不到,你就是个假模假式的大傻逼!从今天起,看看你有什么毅力,看看你能做到多少,傻逼!

心如乱麻 胡言乱语

March 13th, 2011

觉得空空如也,但肚子里好像有轻微的辣椒或者酒之类刺激的灼热感,另一方面,也是觉得该写点了,那就胡乱写写了。

同事的老婆,当着我和同事的面说后悔,虽然仅仅是淡淡的说。这情形应该算是我设的条件之一。

我没跟谁讲,自己也没有详细的罗列过,只是碰到一些情况的时候,自己的在心里想,这要是我碰到我就会怎么怎么样。这就像是个条件语句,条件触发了,我就应该做出预先设定的反应。

可是,大脑不是电脑,思想更不是代码,它太复杂了,当条件触发的时候,周围还有无数可以影响判断的的环境,思想没有代码纯净,自然反应也没有那么单一,真的碰到了,谁知道会怎样呢。

我像写暗语一样打字,过两年,我再看到,还能知道此文的内容当时的心境么?

在微博看到这个节日,百度无果,谷歌后恍然大悟。

我就应个景吧,我自宫一下,今天关闭评论(虽然本就没人评论)。

纪念那些人中勇敢的、理想主义的那部分人们,永垂不朽!

正在上网,QQ弹出这个新闻,老子胸中顿时一股无名火起,不发泄一下受不了啊……生活在这叼社会真他妈憋屈。

这个标题包含了两个意思,一、之前刑讯逼供所得取证可以作为死刑证据,二、以后刑讯逼供不能作为死刑证据,可是搞你个无期没问题。还有,是不是刑讯逼供还不是他们说了算!

这个和某地教育部门的“严禁利用师生从属关系在单独找异性学生辅导、谈话时,奸污猥亵女生”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我操他大爷!

百合何时能开花?

March 23rd, 2010

前几天打电话到网络中心询问小百合实名认证时学号和身份证不在数据库中的问题时,工作人员听到99级好像见到天外来客一样的语气再次提醒我自己已经毕业很久了,他告诉我,不在数据库中他也没有办法,再跟我解释不通过实名认证也没有什么,就是不能发言而已,于是我放弃了。

既然不在数据库网络中心也没办法,不知道小百合上提示找网络中心是什么意思?我知道,像大多数类似的工作人员一样,对网络中心的工作人员来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至于小百合,那仅仅是个形式,设置这条提示的人也许根本没想到还有这种事。

虽然这种事很常见,但我还是不能释怀。

今天登陆百合,把blog中的文章都删掉了,还好,没有通过认证的用户在百合的blog虽然不可以发文,但可以删文……

从实名到不在数据库,我和百合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