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 - 去他妈的蛋

岁月神偷

April 30th, 2012

我没有看过和文章同名的电影,如果我没记错确实有这么一部电影的话。

站在窗前,望着通向北边的路,一如小时候不被允许跑出去玩的时候,只能无奈的坐在我现在打字的这张写字台前椅子上,摊开书本,心儿早已飞到了屋外。无聊之下,经常会望着通向北边的路,远远的从北边过来一个人,从看不清到看清,直到来人经过我家跑出我的视线之外……夏天的时候,会有穿着连衣裙的女子走近或者远去,袅袅婷婷,不知她们是否知道有个小孩在窗子后面目送或者迎接她们……日子经常就那么过去,那时候,总有挥霍不完的时光。

岁月厉害就厉害在一天一天的从你的指缝中流走,看不到,抓不住,挽不回。我在村里到处跑的时候,父辈们40岁左右,应该还很年轻,可是不借助照片我竟然找不回来他们的样子,好像他们从开始就是这样。只是,染黑的头发下面露出的白发和皮肤上的褶皱在提醒着我。

有一点点不变的是我的感觉,有时候很好,有时候很紧张,虽然紧张的是不同的内容。儿时怕挨打现在怕叹息,也许是挨打的感觉太过久远让我忘记了吧,现在能感觉的只有那一声声沉重的叹息。

表面上我考虑这个考虑那个,对这个无所谓对那个无所谓,想着可以随人处置任人安排。本质上,我只为自己考虑。既然生为人又在这里长到现在这个样子,如何又能摆脱这一切呢,我就是其中的一份子。

中学的时候老师讲朱自清的背影,记忆就是这样奇怪,课本要求背下来的那段我都早已忘记了,但记得老师讲父亲翻过铁轨还是台阶什么的去买桔子的时候,不知为何讲起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老师感叹人的压力,大概是他感同身受的样子让我记下的吧。说这个好像也不对。

有人打岔,扯不动了。

关于瓜子的记忆

April 13th, 2011

中午去买花生,要上秤的那种,突然想起小时候买瓜子。

小学的时候,在家和学校中间的地方,就是村委会所在地,有个商店,总是有很浓的盐味,商店里卖瓜子,不用器皿量不用秤称,售货员的手就是量具,一毛钱一把。

当我长大了才觉得,即便是手大的成年人满满的抓一把瓜子,那也没有多少,可是,儿时,一把瓜子会带来一下午的快乐。

长大了,有人说我是瓜子牙,可是我觉得自己吃瓜子并没有比别人多多少,那大约是小时候,牙齿还没有发育长大成型,我可怜脆弱幼小的牙齿在那时就变成了瓜子牙,然后一直伴随我长大吧。

我从小不爱睡午觉,夏天有午觉时间的时候会被母亲强行约束上床,我便拿各种小玩意在床上一个人过家家……那时,只要被强行约束在我的房间,我就一个人过家家,桌上的任何东西都可以是道具,或者从窗户看外面的路,一个个从北边马路上过来的人……有一天,也许是累了,我真的睡了个午觉,醒来要上学的时候,我莫名其妙的闹情绪,也许还哭了吧,我好想觉得自己做了了不起的事情需要别人表扬,就像是成绩一般突然拿了第一一样,我从来不睡午觉今天睡了怎能没有表扬?最终,母亲给了我一毛钱,我才去上学了,路上,当然要换一把瓜子。

小学时有个同学,他的衣服兜烂了,可以伸到面子和里子之间的夹层,他买了瓜子,我们问他要,他让我自己掏,我伸进去发现他兜里是空的,可他自己伸进去却能抓出一把,小孩的一把,后来才弄清,他把瓜子装在衣服面子和里子之间的夹层了,有一段时间,我很羡慕他有这么一件烂衣服。

关于瓜子的下一个记忆的就是大学时候,在浦口的时候,宿舍的同学常常买瓜子回去,聊天的时候,打八十分的时候。然后在鼓楼,八十分变成了一百六十分,不变的是一群人吃瓜子简单的快乐。

再后来,就近了。

轻飘飘的旧时光

April 6th, 2011

出租车驶出地下车库的一刹那,阳关明媚、街道宽阔,我一下子感觉到这是个不同的城市,一直在这里没感觉,回家两周再回来,对比就会很强烈,广播里DJ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熟悉的旋律适时响起,罗大佑——恋曲1990:

乌溜溜的黑眼珠和你的笑脸
怎么也难忘记你容颜的转变
轻飘飘的旧时光就这么溜走
转头回去看看时已匆匆数年
苍茫茫的天涯路是你的飘泊
寻寻觅觅长相守是我的脚步
黑漆漆的孤枕边是你的温柔
醒来时的清晨里是我的哀愁

或许明日太阳西下倦鸟已归时
你将已经踏上旧时的归途
人生难得再次寻觅相知的伴侣
生命终究难舍蓝蓝的白云天
轰隆隆的雷雨声在我的窗前
怎么也难忘记你离去的转变
孤单单的身影后寂寥的心情
永远无怨的是我的双眼

轻飘飘的旧时光就这么溜走,这句词有着淡淡的无奈和伤感。

在外地,别人问起,我会说我的家乡是陕西汉中,事实上,于我自己,家乡,就是那个小村子,那些人、房子、田野,那些记忆。

这次回家,是我到远方读书以来第一次春天回去。走进村子,路两边的油菜花散发出的熟悉的香味就让我想起儿时捉到蜜蜂的气味,这是不变的,事实上,村子已经不是儿时的样子,土路变成了水泥路,土房变成了楼房,路边竖起了路灯,父母亲友也不是当年的样子,重要的是,我已不是儿时的我,但是它一点一点的变化,每天变一点,每次回家变一点,让人感觉不到,轻飘飘的旧时光就这么溜走……留恋也罢,怀念也罢,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写到这里,生活像一部幻灯片,在我的脑海里一帧帧闪过。骑着木马的照片、外婆家的水池、没有院子时的梧桐树、还跟父母睡一起时他们读的那本讲猿人的书、工厂边里的水泥地、和父母在南湖码头的照片、冬天早晨的上学路、小学里的桂花树、儿时的玩伴和游戏、让人怀念的中学生活、我的大学、工作这几年……让我感觉最温暖的,还是那些最早的、最初的记忆。

刚读大学的时候,天气晴朗的日子,碰到一些似曾相识的情形,时常让我想起过去的时光,进而想家,慢慢的,还会回忆但不太会想家了。这次回家,感受到这个季节的家乡,又勾起了很多回忆,可是现在,一切都比儿时复杂了,简单的事情也变得难得,我想抓住些什么,但当我伸出手去,能抓到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