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他妈的蛋

徐宏祖出生的时候,是万历十五年。

在这个特定的年龄出生,真是缘分,但外面的世界,跟徐宏祖并没有多大关系,他的老家在江阴,山清水秀,不用搞政治,也不怕被人砍,比较清净。

当然,清净归清净,在那年头,要想出人头地,青史留名,只有一条路——考试(似乎今天也是)。

徐宏祖不想考试,不想出人头地,不想青史留名,他只想玩。

按史籍说,是从小就玩,且玩得比较狠,比较特别,不扔沙包,不滚铁环,只是四处瞎转悠,遇到山就爬,遇到河就下,人极小,胆子极大。

此外,他极其讨厌考试,长大后,让他去考科举,死都不去。该情节,放在现在,大致相当于抗拒高考。

这号人,当年跟今天的下场,估计是差不多,被拉回家打一半死不活,绝无幸免。

然而徐宏祖的父母没有打他,非但没有打他,还告诉他,你要想玩,就玩吧,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就行。

这种看似惊世骇俗的思想,似乎很不合理,但对徐家人而言,很合理。

对了,应该介绍一下徐宏祖同志的家世,虽然他的父母,并非什么大人物,也没名气,但他有一位祖先,还算是很有名的,当然,不是好名。

在徐宏祖出生前九十年,徐家的一位先辈进京赶考,路上遇到了一位同伴,叫做唐寅,又叫唐伯虎。

没错,他就是徐经。

后来的事情,之前讲过,据说是徐经作弊,结果拉上了唐伯虎,大家一起完蛋,进士没考上,连举人都没了,所以徐经同志痛定思痛,对坑害了无数人(主要是他)的科举制度深恶痛绝,教育子孙,要与这个万恶的制度决裂,爱考不考,去他娘的。

对这段百年恩怨,徐宏祖是否了解,不清楚,但他会用,那是肯定的。更重要的是,徐家虽说没有级别,还有点钱,所以他决定,索性不考了,出去旅游。

刚开始,他旅游的范围,主要是江浙一带,比如紫金山、太湖、普陀山等等。后来愈发勇猛,又去了雁荡山、九华山、黄山、武夷山、庐山等等。

但这里,存在着一个问题——钱。

旅行家和大侠的区别在于,旅行家是要花钱的,列一下,大致包括以下费用:交通费、住宿费、导游费、餐饮费、门票费,如果地方不地道,还有个挨宰费。

我说过,徐家是有钱的,但只是有点钱,没有很多钱,大约也就是个中产阶级。按今天的标准,一年去旅游一次,也就够了,但徐宏祖的旅行日程是:一年休息一次。

他除了年底回家照顾父母外,一年到头都在外面,但就这么个搞法,他家竟然还过得去。

原因很简单,比如交通费,他不坐火车、也不坐汽车(想坐也没),少数骑马,多靠步行(骑马爬山试试)。

住宿费,基本不需要,徐宏祖去的地方,当年大都没有人去,别说三星级,连孙二娘的黑店都没有,树林里、悬崖上,打个地铺,也就睡了。

餐饮费,也没有,我考察过,徐宏祖同志去的地方,也没什么餐馆,每次他出发的时候,都是带着干粮,而且他很扛饿,据说能扛七八天,至于喝水,山里面,那都是矿泉水。

门票费也是不用了,当年谁要能在徐宏祖同志去的地方,设个点收门票,那只能说明,他比徐宏祖还牛,该收。

挨宰费是没有的,但挨宰是可能的,且比较敞亮,从没有暗地加价坑钱,都是拿刀,明着来抢。要知道,没门票的地方,固然没有奸商,却很可能有强盗。

据本人考证,徐宏祖最大的花销,是导游费用。作为一个旅行家,徐宏祖很清楚,什么都能省,这笔钱是不能省的,否则走到半山腰,给你挖个坑,让你钻个洞,那就休息了。

就这样,家境并不十分富裕的徐宏祖,穿着俭朴的衣服,没有随从,没有护卫,带着干粮,独自前往名山大川,风餐露宿,不怕吃苦,不怕挨饿,一年只回一次家,只为攀登。

从俗世的角度,徐宏祖是个怪人,这人不考功名,不求做官,不成家立业,按很多人的说法,是毁了。

我知道,很多人还会说,这种生活荒谬,是不符合常规的,是不正常的,是缺根弦的,是精神有问题的。

我认为,说这些话的人,是吃饱了,撑的,人只活一辈子,如何生活,都是自己的事,自己这辈子浑浑噩噩地没活好,厚着脸皮还来指责别人,有多远,就去滚多远。

徐宏祖旅行的唯一阻力,是他的父母。他的父亲去世较早,只剩他的母亲无人照料。圣人曾经教导我们:父母在,不远游。

所以在出发前,徐宏祖总是很犹豫,然而他的母亲找到他,对他说了这样一番话:

“男儿志在四方,当往天地间一展胸怀!”

就这样,徐宏祖开始了他伟大的历程。

他二十岁离家,穿着布衣,没有政府支持,没有朋友帮助,独自一人,游历天下二十余年,他去过的地方,包括湖广、四川、辽东、西北,简单地说,全国十三省,全部走遍。

他爬过的山,包括泰山、华山、衡山、嵩山、终南山、峨眉山,简单地说,你听过的,他都去过,你没听过的,他也去过。

此外,黄河、长江、洞庭湖、鄱阳湖,金沙江、汉江,几乎所有江河湖泊,全部游历。

在游历的过程中,他曾三次遭遇强盗,被劫去财物,身负刀伤,还由于走进大山,无法找到出路,数次断粮,几乎饿死。最悬的一次,是在西南。

当时,他前往云贵一带,结果走到半路,突然发现交通中断,住处被当地土著围,过了几天,外面又来了明军,又开始围,围了几天,就开始打,打了几天,就开始乱。徐宏祖好歹是见过世面的,跑得快,总算顺利脱身。

在旅行的过程中,他还开始记笔记,每天的经历,他都详细记录下来,鉴于他本人除姓名外,还有个号,叫做霞客,所以后来,他的这本笔记,就被称为《徐霞客游记》。

崇祯九年(1636),五十岁的徐宏祖决定,再次出游,这也是他的最后一次出游,虽然他自己没有想到。

正当他考虑出游方向的时候,一个和尚找到了他。

这个和尚的法号,叫做静闻,家住南京,他十分虔诚,非常崇敬鸡足山迦叶寺的菩萨,还曾刺破手指,血写过一本法华经。

鸡足山在云南。

当时的云南鸡足山,算是蛮荒之地,啥也不通,要去,只能走着去。

很明显,静闻是个明白人,他知道自己要一个人去,估计到半路就歇了,必须找一个同伴。

徐宏祖的名气,在当时已经很大了,所以他专门找上门来,要跟他一起走。

对徐宏祖而言,去哪里,倒是个无所谓的事,就答应了他,两个人一起出发了。

他们的路线是这样的,先从南直隶出发,过湖广,到广西,进入四川,最后到达云贵。

不用到达云贵,因为到湖广,就出事了。

走到湖广湘江(今湖南),没法走了,两人坐船准备渡江。

渡到一半,遇上了强盗。

对徐宏祖而言,从事这种职业的人,他已经遇到好几次了,但静闻大师,应该是第一次。此后的具体细节不太清楚,反正徐宏祖赶跑了强盗,但静闻在这场风波中受了伤,加上他的体质较弱,刚撑到广西,就圆寂了。

徐宏祖停了下来,办理静闻的后事。

由于路上遭遇了强盗,此时,徐宏祖的路费已经不足了,如果继续往前走,后果难以预料。

所以当地人劝他,放弃前进念头,回家。

徐宏祖跟静闻,是素不相识的,说到底,也就是个伴,各有各的想法,静闻没打算写游记,徐宏祖也没打算去礼佛,实在没有什么交情。而且我还查过,他此前去过鸡足山,这次旅行对他而言,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然而他说,我要继续前进,去鸡足山。

当地人问:为什么要去。

徐宏祖答:我答应了他,要带他去鸡足山。

可是,他已经去世了。

我带着他的骨灰去。答应他的事情,我要帮他做到。

徐宏祖出发了,为了一个逝去者的愿望,为了实现自己的承诺,虽然这个逝去者,他并不熟悉。

旅程很艰苦,没有路费的徐宏祖背着静闻的骨灰,没有任何资助,他只能住在荒野,靠野菜干粮充饥,为了能够继续前行,他还当掉了自己所能当掉的东西,只是为了一个承诺。

就这样,他按照原定路线,带着静闻,翻阅了广西十万大山,然后进入四川,越过峨眉山,沿着岷江,到达甘孜松潘。

渡过金沙江,渡过澜沧江,经过丽江、经过西双版纳,到达鸡足山。

迦叶寺里,他解开了背上的包裹,拿出了静闻的骨灰。

到了。

我们到了。

他郑重地把骨灰埋在了迦叶寺里,在这里,他兑现了承诺。

然后,他应该回家了。

但他没有。

从某个角度讲,这是上天对他的恩赐,因为这将是他的最后一次旅途,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吧。

他离开鸡足山,又继续前行,行进半年,翻越了昆仑山,又行进半年,进入藏区,游历几个月后,踏上归途。

回去没多久,就病了。

喜欢锻炼的人,身体应该比较好,天天锻炼的人(比如运动员),就不一定好,旅游也是如此。

估计是长年劳累,徐宏祖终究是病倒了,没能再次出行。崇祯十四年(1641),病重逝世,年五十四。

他所留下的笔记,据说总共有两百多万字,可惜没有保留下来,剩余的部分,大约几十万字,被后人编成《徐霞客游记》。

在这本书里,记载了祖国山川的详细情况,涉及地理、水利、地貌等情况,被誉为十七世纪最伟大的地理学著作,翻译成几十国语言,流传世界。

好的,总结应该出来了,这是一个伟大的地理学家的故事,他为了研究地理,四处游历,为地理学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是中华民族的骄傲。

是这样吗?

不是的

其实讲述这人的故事,只想探讨一个问题,他为何要这样做。

没有资助,没有承认(至少生前没有),没有利益,没有前途,放弃一切,用一生的时间,只是为了游历?

究竟为了什么?

我很疑惑,很不解,于是我想起另一个故事。

新西兰登山家希拉里,在登上珠穆朗玛峰后,经常被记者问一个问题:

“你为什么要爬?”

他总不回答,于是记者总问,终于有一次,他答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无法再问的答案:

“因为它(指珠峰),就在那里!”

因为它就在那里。

其实这个世上很多事,本不需要理由,之所以需要理由,是因为很多人喜欢找抽,抽久了,就需要理由了。

正如徐霞客临终前,所说的那句话:

“汉代的张骞,唐代的玄奘,元代的耶律楚材,他们都曾游历天下,然而,他们都接受了皇帝的命令,受命前往四方。”

“我只是个平民,没有受命,只是穿着布衣,拿着拐杖,穿着草鞋,凭借自己,游历天下,故虽死,无憾。”

说完了。

我要讲的那样东西,就在这个故事里。

我相信,很多人会问,你讲了什么?

用如此之多的篇幅,讲述一个王朝的兴起和衰落,在终结的时候,却说了这样一个故事,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重复一遍,我要讲的那样东西,就在这个故事里,已经讲完了。

所以后面的话,是讲给那些不明白的人,明白的人,就不用继续看。

此前,我讲过很多东西,很多兴衰起落、很多王侯将相、很多无奈更替,很多风云变幻,但这件东西,我个人认为,是最重要的。

因为我要告诉你,所谓千秋霸业,万古流芳,以及一切的一切,只是粪土。先变成粪,再变成土。

现在你不明白,将来你会明白,将来不明白,就再等将来,如果一辈子都不明白,也行。

而最后讲述的这件东西,它超越上述的一切,至少在我看来。

但这件东西,我想了很久,也无法用准确的语言,或是词句来表达,用最欠揍的话说,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然而我终究是不欠揍的,在遍阅群书,却无从开口之后,我终于从一本不起眼,且无甚价值的读物上,找到了这句适合的话。

这是一本台历,一本放在我面前,不知过了多久,却从未翻过,早已过期的台历。

我知道,是上天把这本台历放在了我的桌前,它看着几年来我每天的努力,始终的坚持,它静静地,耐心地等待着终结。

它等待着,在即将结束的那一天,我将翻开这本陪伴我始终,却始终未曾翻开的台历,在上面,有着最后的答案。

我翻开了它,在这本台历上,写着一句连名人是谁都没说明白的名人名言。

是的,这就是我想说的,这就是我想通过徐霞客所表达的,足以藐视所有王侯将相,最完美的结束语:

成功只有一个——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度过人生。

Hello world again!

March 17th, 2010

对于我这样的懒人来说,在网络上搬家和生活中一样烦,可该搬的还是要搬……

变态人干变态事

October 26th, 2008

我今天把以前的博客手工弄到这边来,并且把时间改成当初写的时间了。

我曾经把一篇排版一塌糊涂的很长的文章拷贝下来自己排版排好,然后删除……

因为觉得是自己写博客,所以想要一个简单的主题,又因为域名是0AM.CN,我称之为“零点”,故而想找一款黑色的主题,于是在网上找了一款简介黑色主题,自己修改让其风格更简单、颜色更单一,便是现在这个样子了。截止目前自己很满意。

简单介绍一下这个主题,我自己用这个主题只用了logo和favicon.ico两个图片,如果用文字作左上logo,不要favicon,那么这个主题就一张图片都不用了,插件只用了翻页插件,已经加在index.php里面了,直接启用插件即可。

一些分类名字等觉得英文挺好看就没有汉化。

还有什么呢?记起来再补充吧。

又是第一篇

October 23rd, 2008

为什么“又”呢?我已用过好几个博客了。

最初,也是我写的最多的最喜欢的,是学校bbs的blog系统,但是那次高校论坛实名让我放弃了那个blog。

然后是msn spaces,blogspot……都是几天热度。

最近为了建外链,又申请了很多垃圾博客。

这个域名使之无用弃之可惜,以前买的godaddy空间因为太慢没有用,然后最近又无聊,偶然看到一个喜欢的wordpress做的个人博客很不错,于是有了这个,希望能做好。

老外的安全问题

April 23rd, 2007

最近注册网站碰到的安全问题,对于我这个有密码强迫症、电脑虚拟世界洁癖的人来说,不吐不快啊。

Yahoo 注册时候填个生日,以后忘了密码可以凭生日取回,填的生日被人知道这邮箱通过一般途径估计就很难拿回来了;Gmail和Hotmail有安全问题备用邮 箱,可这个安全密码备用邮箱只要知道密码就可以修改,有和没有一个样:再看Paypal,这是牵扯到真金实银的,也有安全问题,安全问题有4个备选,不能 自定义,你选了驾驶证后四位,答案就必须是四位数字,选了出生城市,答案就不能有阿拉伯数字。

这些个国外网站的安全问题大概主要是当你忘记密码的时候找回密码用,但是看样子他是希望你选了问题是母亲姓名,答案最好真的写上老娘的姓名。这安全…

看看国内,最牛的大概是各种IM软件和网络游戏帐号的安全了,QQ层层密码,各种级别可选安全设置,网络游戏的PIN码,密码卡,甚至秘宝,一点不比网上银行安全差。世界领先啊。

环境造就一切啊。

想想在互联网上,国内是有不少世界领先的东西的,除了刚才说的帐号安全方面。流氓软件,盗版破解,木马病毒,游戏外挂,造谣生事,还有伟大的GWF!

唉…

首次行走流水帐

April 22nd, 2007

周五招行回来,地铁在玄武门下,步行到玄武湖公园售票处办了公园年卡。

在玄武湖里面走到鸡鸣寺那个出口,坐公车到玄武湖站,吃饭走回马台街,晚上小腿略微有点疼。

玄武湖有个飞禽天地,很多鸟像家禽一样被养在大网子里,若干年后就跟鸡鸭一有了吧。

希望以后多除去走走,希望可以瘦点,身体健康点。

又用回了firefox

April 15th, 2007

周末辛辛苦苦重装了系统,做了ghost,觉得现在IE7也不错,本打算就用IE7了。话说这个系统真不错,跑分比以前高了很多,3dmark05有2900多,06有800多。

今天上网IE一次次抽风,老是发生错误要关闭,一关就是好所有窗口,来回折腾几次实在受不了,又下了firefox,感觉就是好,心理也不担心浏览器突然崩溃了,轻松了很多,开了N个窗口:)

今天又可以连blogspot了。

都一样

April 14th, 2007

blogsopt貌似又被伟大的党基于保护人民免受有毒信息的毒害的目的封了,封就封呗,给个痛快,这样一会能上一会不能上真让人受不了,刚刚新装的系统决定不用firefox和tor了,看来不行。

blogspot上不了,blogger却可以发文,也许党还是考虑了我等小民的需求的。这里写,然后用opera mini看,就这样了。

最近看到韩寒和郑钧对喷,一个曾经看他的小说可以一气看完现在看他的博客文章也觉得不错的作家车手抑或歌手,一个曾经非常喜欢现在仍然觉得不错的歌手。骂 人,尤其是公开骂人,对骂人者的伤害有时远远大于被骂者。郑钧贬超女做超男评委发表声明为了××××确实是做婊子立牌坊,韩寒骂郑钧是小鸡肚肠的摇滚歌手 的同时自己却搬出各种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来……

两个喷子的文章让我想起他们在电脑前咬牙切齿、搜肠刮肚的丑态,一如我憋出这篇博客的情形。不同的是,我不用像他们一边在电脑前抓狂一边在文章中装不在乎装轻松装潇洒。因为,我是匿名的,哈哈哈。

最近觉得一首歌挺不错,也比较切题,虽然歌词比较矫情,用高深的人的说法来说,这属于伪朋,但是我真的觉得不错,主题和节奏都不错。来自地下婴儿——都一样!

都一样(地下婴儿)

我竭力掩饰着内心的空虚
勉强支撑着疲劳的身躯
跟着外面变幻的世界
去做顽强的争斗

看着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
听着从来没有听到的声音
想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
然后再看着我们自己

都是一个样
都是一个样
都是一个样
都是一个样

突然有一天
我脑子乱了
我浑身发热
此时我才感到

都是一个样
都是一个样
都是一个样
都是一个样
……

大盘在我的看空中一步一步从3000到了3500。

这个过程中我的看法一直调整不过来,基于看空涨了也不敢进。而且惯性又起作用了。

看法一个一个形成,又一个一个被自己证否或者证明不可行……

可是,今天我心里仍然看空,虽然我不想考虑多空的问题。

多写写,以后回过来看也许有收获呢。

Page 3 of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