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他妈的蛋

两段话

January 8th, 2007

同学们老在问,我们下一步要干什么,我们能达到什么要求。我心里觉得很悲哀,我没办法告诉他们,其实我们期待的就是,就是流血。就是让政府最后,无赖至极的时候它用屠刀来对着它的,它的公民。我想,也只有广场血流成河的时候,全中国的人才能真正擦亮眼睛。(哭)他们真正才能团结起来。

沿途官员迎送,贿赂从丰。韦小宝自然来者不拒,迤逦南下,行李日重。跟天地会兄弟们说起,说道我们败坏清廷的吏治,贿赂收得越多,百姓越是抱怨,各地官员名声不好,将来起兵造反,越易成功。徐天川等深以为然。

眼镜

January 7th, 2007

昨天去宝岛眼镜配了副眼镜,今天拿到,戴着不太舒服,感觉有点晕。

原来的眼镜是四五年前配的,亮丽眼镜,售货小姐和验光师是分开的,验光的是个中年妇女,记得当时验了好长时间,仪器验完人工验,完了眼睛休息10多分钟再验,最后还让你戴着走来走去适应,最后才确认下来。当时我都有点烦了,心想收费贵也不用体现在这里吧。配好戴上很合适。

昨天配镜的地方卖东西和验光是同一个人,验光之前先把我的老镜子拿去测了一下,然后验光,很快就验好了,仪器好像比较先进,视力表都是投影在墙上的,插片眼镜也可以由机器实现。不过今天拿到戴着不舒服,清晰是清晰,就是戴着觉得眼镜困。

第一篇……

December 18th, 2006

这是我的第三个blog。

最开始是在百合,我是很喜欢 百合的风格的,简单实用的功能,淡雅的色调。我在百合的第一篇blog是2003年7月16日晚上7点15分。那是毕业的那个炎热夏天。我应该是在5舍 525,用小宝的机器写了第一篇。之后断断续续在blog写了好多郁闷的心情,平淡的日子,看我blog的主要是几个同学,一直到05年3月,高校BBS 实名了,百合不再属于我。这件事对我的影响很大,使我对很多东西的看法都改变了。

接下来我在msn space有了一个blog,第一篇是2005年9月23日13时49分22秒,呵呵,网络这个东西,总是这么精确。除了一个发广告的人之外,没有人在我 的space上留过言,上面只有我转的一些百合blog的文章和听音乐看电影的一些东西。渐渐的我也失去了兴趣。

网络上面的新东西总是层出不穷,让人应接不暇,偶然之间发现google竟然有了这么多好东西,最近又觉得有很多话要说,或者没有地方,或者没有听众,或者没有心境,一直没有开始。发现blogger后,便决定写点什么,于是有了这个blog。

希望我能坚持下去,偶尔写点什么,就算是记录下这无聊无奈的生活吧。

前两天去徐州

March 17th, 2005

百合也许不能上了,我失望了,对这个制度,它稍微触犯了我的利益我就失望了,可先前我还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呀我…咋这样呢?

若干年后,如果这片土地还沐浴在社会主义抑或共产主义的春风下,在先进英名的共产党的领导下的话,那时的小学生中学生的历史课本上也许有这样的类容:很久很久以前,互联网上有个很有趣的交流平台叫bbs,从洋话Bulletin Board System来的,翻译过来叫电子公告牌,这本来是无产阶级人民网上交流娱乐的一个很好平台,可是一伙别有用心的坏分子,受到帝国主义指示的敌对分子利用bbs散布谣言,诬蔑我党,严重干扰了人民群众的正常生活,为了广大人民的利益,英名的政府果断取缔了这个误导人民的工具…同学们,你们看清反动阶级的邪恶本质了么?是他们的破坏导致了bbs的被迫关闭,幸亏伟大的党及时果断,才避免了人民受到伤害啊…我们要感谢共产党,共产党万岁!

算了,写我的blog吧,也许最后一篇了。

前两天去徐州,出了火车站看到好多卖辣汤的,喝了一碗,当时不辣,喝完还是有点感觉的。火车站边上有个楼叫今日城大厦。

12点就没事了,于是打算去龟山汉墓,我要坐公交车去,古彭广场的37路是去汉墓的,我一路问到古城广场,像伟大的建筑工地祖国母亲的其他地方一样,古彭广场在大兴土木,我绕了好大一圈才在徐州人民的热情指引下找到37路车站,即将要出发的37路车坏了,电瓶不行,打不着火,折腾了很久司机在一个女的帮助下终于发动了车子,一路上我不时打盹,花费一元钱顺利到达汉墓。

来前了解了汉墓,说是把龟山下面挖空了,是刘注的墓。30块买了票,就进去了。

(本段类容来自门票)龟山汉墓以山为陵,因山而葬,共有15间墓室,室室相通、大小配套、主次分明、坐落有序。南北两条平行的甬道各长56米,沿中线开凿最大偏差仅有5毫米,精度达1/10000,南北两甬道之间相距19米、夹角为20秒、误差仅为1/16000,该墓的设计充分体现了汉代粗犷豪放、大朴不雕的美学风格,被誉为“中华一绝”、“千古奇观”。

龟山是石头山,起先进一个很长的墓道,然后是好多间屋子,什么马厩、厨房、厕所、寝室、客厅、大厅之类的,里面有些瓶瓶罐罐的、小房子、棺材之类的东西,大多是陶的。

石头山里面凿出这么一片天地来的确是很了不起。让我觉得不好的是为了参观方便吧,里面有灯,还有里面的物品都是复制的,甚至还有现代人自个添加的仿汉朝的东西。这一点让我觉得很困惑,我不知道里面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不久就出来了,看到门口有很多很大的条石,说明说那是放在墓道里防止进入墓室的,条石上有打的环,据说那是盗墓的打的。唉,连盗窃都需要下这么大的功夫,劳动多重要呀。

回城市的路上看到一家店,名字叫“原市委书记老袁牛肉汤”,不知取此名何意?

到火车站买的车票是晚上的,无聊去了网吧,速度忒慢了,网吧连厕所都没有,害我憋了好久。

晚上,回去了…

我上铺的娃略有觉得自己的家乡不好,他说这话还是很客观的…hehe

故事

February 2nd, 2005

“观众朋友们,这次新闻联播节目的主要类容有……”,听完这段话,我出去吃饭了。

旁边的小店看起来生意很好的样子,我进去后他们推荐鱼头豆腐砂锅,最近很爱吃豆腐,就同意了。看到旁边有人喝黄酒,我就要了一瓶看了看,是一斤装的,11度+,我挺想喝的。

想起最近两次喝黄酒,一次在绍兴,鲁迅故居里面一家店卖号称孔乙己喝的黄酒,喝个新鲜,就要了半斤,两个人,喝完有点感觉;另一次,和QQ在恒丰路边的一家店要了一瓶,喝完觉得有点晕,当然QQ更晕……

我怀疑自己能否喝掉一瓶,我从小就节约加逞能,喝半瓶剩半瓶不是我的风格。不过终于我还是要了一瓶,火锅上来,我要了饭,边吃边喝,喝了半瓶的时候有点晕,我点了支烟接着吃,这样吃的慢了点,缓过劲来后我决定无论如何喝完,就大喝几口,吃完后,我一气喝完了。结账的时候我怕自己晃,但是站起来后觉得没也没啥,钱也没多付,这说明我是完全清醒的,住的地方不远,我顺利返回。

正在看电视呢,电话响了,“喂,你好,请问需要保健按摩吗?”我很清醒,但我的嘴有点不听话,我没有像原来那样说不用了。我问可以到我这边来服务吗,那边学着粤语口气说当然可以啦,我说长的漂亮吗,那边小姑娘说当然漂亮啦,我说不用啦,就把电话挂了,我的嘴有点贱。

不到一分钟电话又响了,还是那个声音,说先生你喜欢什么样的啦,我说当然是年轻漂亮的啦,那边说好的啦,马上就过来啦。我一听口气是当真了,赶忙说不用不用人家会害羞的啦。可是没等我说,那边挂电话了。

过了两分钟有人敲门,我很紧张大声问是谁,外面说先生是我啦来给你按摩啦,我赶忙说不用了不用了我今天很累要休息了,外面说很累没关系的啦我给你按摩一下就舒服啦,我说不用了不用了,外面说不用了你电话里说什么你先开了门再说,我说不用了不用了,外面就说先开门在说,我又说不用了不用,外面还说开了门再说,我接着说不用了不用了,外面不停敲门……

没办法开了门,一个姿色一般打扮妖娆的姑娘就进来了,第一句话就说先生你长的好帅啊,我心里想靠这还用你说,然后她就勾肩搭背,我觉得是调戏我。我说小姐真的不用了,你回去吧,她坐下来说来坐下慢慢说,我坐下来给她摆事实讲道理外带赔礼道歉让她回去,她动手动脚不停调戏我就是不走。

过了估计三五分钟,不过我觉得很长时间,外面有人敲门,听脚步是好多人,我没反应过来呢,那姑娘就跑去开了门,进来四五个男人,其中一个穿警服的问我们啥关系,我说没关系,她要来给我按摩我没同意,他说不管同意不同意跟我们到派出所去说去,我说评啥,你有啥权力带我去派出所,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警察,他拿出证件给我看,好像是真的,他说派出所就在旁边去了就知道了。我白天看到旁边的派出所了,就跟他去了。

出去一分钟就到派出所了,里面有人跟他们打招呼,看来是真警察。进到屋里,一大通废话之后要罚我钱,我说我什么都没干,评啥罚我钱,他们说你搞小姐还满嘴酒气不交钱通知你单位,我说通知就通知,我喝酒不犯法,你有啥证据说我搞小姐。他们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我交钱。我坚持说不交,最后连话都懒的说了。

最后那个穿制服的说,现在快过年了,我们搞节前大酬宾,原来要罚3000的,现在打两折交600块就可以了。我也累了,说我身上就50块钱,要就要,不要我也没办法,他们说再加点再加点,我们折腾这么久也不容易,我说不加了就这么多了,要不是累了我就跟你们耗到底一分都不给,他们说那行吧,就这么多,你以后多多光顾我们还给你打折,我说OK没问题,以后我有需要就来找你们。

出去的时候,我看到那个姑娘在门卫室跟一个男人聊天呢。

~完~

以上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吃了吗?

January 17th, 2005

小鸟儿一叫我们就起床 树上的水果是最好的干粮 骑着那大象四处游荡去寻找那故事中故事中的宝藏 啦… 啦… 啦…

这歌词,像童话。

前一阵子闲下来办公室老有人用音箱放刀郎同学的歌,实在受不了,戴着耳机也压不下他的声音去。于是就去找点火爆的,下了姑娘漂亮、垃圾场,把耳机声音开大,总算抗了过来。

因为这个原因,最近听了些子摇滚。

刚刚下了个PowerDVD6.0,总算能正常看魔岩三杰和唐朝的红勘演唱会了,觉得不错!

窦唯张楚,一个站着,一个坐着,整个都没怎么动。

何勇,punk?总之很闹,跟那个讴歌蹦来蹦去,挺能调动观众情绪的,能唱垃圾场、姑娘漂亮,还能有非洲梦、钟鼓楼…演唱会上的钟鼓楼不错,“三弦~何玉声~我的父亲”…“笛子~窦唯~窦唯”,民族乐器也能用在里面,很不错…

前几日在网上下了何勇的几个MV,垃圾场、钟鼓楼、冬眠,据说是小制作,很好,各有特色,尤其是钟鼓楼,完美!

对了,那个PowerDVD6.0注册的方法真奇特啊,有十组左右注册码都要输进去才算完全注册,ft…

影秋

January 14th, 2005

前些天在某书店看到影秋,南京大学学生原创音乐集,于是买了,16元.

十来分钟,通过拖曳我听完了这张碟,然后收起来放好,以后基本上不会再听了吧…

磨剪子来~镪菜刀~~~

January 13th, 2005

霸王别姬里面手艺人喊的腔调跟我小时听到的一样,大概会这个手艺的都是出自一个地方的呗.

本来对张国荣的歌不太感兴趣的,看了霸王别姬,便想下来听听,网上看到最有名的就是沉默是金了,听了觉得不错,也许就是爱屋及乌吧…

电影很好,以至于我觉得自己的语言表达不出来,总的来说,这是一场戏,而不仅仅是个故事.电影很完美,主要是程蝶衣的的一生很完美,一种残缺的完美.张国荣就是程蝶衣,活在一个戏里,他和周围格格不入,俗世的人理解不了他.

张国荣,也如这场戏,在生命的华美乐章之颠嘎然而止,怎样的勇气,怎样的执着…

鲍家街43号,晚安北京

January 10th, 2005

刚开始听,感觉不错,我困了,今日凌晨5点睡,8点半起,唉

回去睡了…晚安…

2005.1.2流水帐

January 2nd, 2005

下午1点钟觉的很热,先是把腿放被子外面,有点冷,换个腿,一会又有点冷,终于没了睡意起床了,收拾完毕出门吃饭,然后1号线换2号线到龙阳路,出了地铁站,上天桥过马路,再往前走就是迪卡隆.

首先是很多和雪有关的,衣服,裤子,眼镜,帽子,手套,滑雪板…还有装滑雪板的套.往前就是自行车了,第N次看到那个22288的城市越野车,还真是不一样,没看到之前觉的几百块的自行车也很不错,看了之后呢,觉的要么买堂子街的车子代步,要么至少买个1千多的才叫自行车吧.

不知在哪看到报道说,迪卡隆的自行车是永久代工的,永久因此获得了重新发展的契机云云,记得当是我还特意注意了一下ST永久呢.

迪卡隆里面滑汗冰的孩子越来越多了,貌似很专业的帽子,护肘,护膝,鞋子,背包,滑的都很开心.这就是传说中的企业文化吧,这是迪卡隆的文化,真的很不错,让过来买东西的人都很开心…

然后在屋子里绕来绕去,看来看去,幻想着自己无忧无虑的进行着各种运动…最后,我还买了个黑毛衣,店员说欧版的衣服大,我穿一个m号的还有点大.

出门看看时间还早,就到旁边一个超市去看看,麦德隆吧大概.胡乱转了一圈,看到大概17寸样子的宽屏幕的液晶电视机不错,真的很清晰,并且sharp,sony的电视机真的比tcl,changhong好,从效果上很容易就看出差距了,唉.还有我很中意nokia7610,好多日本的音响,数码相机,还有被联想收购的ibm的笔记本…但是我穷,我什么都没买.

我依旧过了马路上了地铁原路返回了.回了宿舍,看了会电视,出去吃饭,吃的是很差劲的水煮鱼…然后我到了办公室,这看看那看看,后来我来写这个blog了,之后大概再干点无聊的事,然后在寒风中回到宿舍,路上有可能吃个豆浆油条.到了宿舍如果没人看电视我就看会,然后睡觉,如国有人在看我就直接睡觉了.

小时候我这种文章叫流水帐,那时候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人逼我写日记,然后都说我写的日记是流水帐,没有深刻的思想没有重大的意义没有宝贵的经验.以至于我也认为这样写文章是不对地.然后就很痛苦,每天都要写日记还不能写成流水帐,没有办法我经常在日记的结尾写上”啊!……”以次表示我的日记是有价值的有思想的.现在长大了,日记改了个洋名,换了个载体成了blog了,也没人逼我天天写逼我非要写的有意义了,虽然不是一日一记,但日记真的成了日记.

Page 5 of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