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他妈的蛋

给家里打电话

December 27th, 2004

晚上给家里打电话,说了工作不爽准备不干之类的话,父母都说让我自己决定,自己觉的过的好就行,他们没什么的…

原来父母不是这样的,总会在工作上发表他们的看法,大概是每次都说不到一起去,而且我也在电话中流露出太多的不愉快让他们担心了吧,他们不太说让我怎么怎么办的话了.

其实我是知道的,父母很希望我回到老家工作,就在他们膝下,结婚,生子…我也不觉的这种生活不好,并且是天经地义应该的.可是我为甚么不这么做呢,人呐…

聊了工作后也胡乱聊了些别的,母亲说我家的狗下了两只小狗.我家的狗是我去年过年在家的时候养的,邻居家的狗下了崽送给我家的.

我家好多年没有养狗了,大概我10岁前养过吧,或者吃了死老鼠死了或者跑了总之没了,后来就没再养了.这次很多是因为我想养,我家又养了条狗,我三月份走的时候还只是半大不小的狗,现在都下了小狗了…

说起狗,我觉的只有在我们农村那里那种养法才叫养狗.现在那些养宠物狗的简直是在蹂躏狗.

邻居家的狗,养了10多年,老了,死了,埋了,这才是狗完美的一生…

……

我为甚么老是怀念过去的一些事呐,一些小事…因为我现在郁闷?不开心?大概是的.

Turk

December 22nd, 2004

下班无聊,晚上在办公室上网玩呢,突然有个女人敲我们公司的玻璃门,我一看,是隔壁公司的外国女人,没说过话,我知道她是土耳其人.她一边招手一边说”你好”.我以为她要帮忙,赶忙跑了过去问”有什么事吗?”.她用英文给我解释说她在隔壁上班的,跟我打个招护,我听懂了英文,很尴尬的解释说我以为有什么事要帮助呢,她以为我听不懂,用中文给我解释.她的中文很差.我又胡乱说了几句尴尬的回来了.

为什么她中文都会不了几个词语,却也能用断断续续的单个的词语跟我们交流呢,并且基本上能把事情说清楚.而我从初中开始学了10多年英语却没有勇气开口呢,虽然我很想开口…

是环境?是性格?抑或其它什么原因…

连云港

November 8th, 2004

周五去连云港出差,周六无事,去淮工,花果山

花果山不错,如果什么都不想,没有目的没有时间观念的去随便走一走多好啊

我究竟是干什么的?

October 27th, 2004

最近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勉强要说,应该说状态很差吧,从内到外!

工作碰到有的人有的事觉得烦,突然之间就觉得什么都不想干了,就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抽支烟吹吹风,可是耳边还是有人聒噪,我甚至都有点羡慕聋子了

看到同事们整天为了鸟大个事忙来忙去,都奔三十的人了还P都没有也能整天乐哈哈的,没事找事地给我讲这讲那,其实我什么都没听到

天天晚上不过12点不睡觉,周末之外早上8点半前起床,再加上办公室闷着不透气,觉得自己身体状态太差了,头脑一直不太清醒,头发也狂掉,以后谢顶了我就去理个光头,绝不学有的人从边上拉几根搞到顶上,太滑稽了

想到父母想到未来,想到生活想到理想,我靠,我的脑袋要爆炸了,脖子以上全是脑浆和血迹

想想俺这20多年,自打记事起就没有轻松过啊。

没上学前班时还可以吧,记得很小的时候生病在某医院住院,医院食堂的早饭有“菜豆腐”小菜是“拌分葱”,那是怎样的美味啊,无忧无虑,吃饭就是吃饭,什么都不想,我甚至记得当时住院的房子和我的床位的大概位置。我跟父母说过,他们说我说的情况挺对的,可是我当时还不满一个月!或者,这是我的一个梦?

上小学没什么学习的压力,但玩的时候老是担心会不会时间太久回去给父亲发现了挨打;上中学要学习了,而且那时候开始看这个不顺眼那个不顺眼,也有许多烦恼;大学也是一边浑浑噩噩的过,一边又怀着很深的负罪感;现在呢?将来呢?

宁波印象

August 13th, 2004

第二次去宁波了,第一次老老实实,也没有怎么玩。

周二去的,汽车上一前一后两个男人,前面是IBM,还搞了个移动的什么gprs上网,时不时看看股票行情什么的,后面是NEC,两台笔记本激励着俺努力挣钱…

去的那天下午工作,第二天本打算早点起来去看看天一阁呢,结果起晚了,起来又看了会中央八套的《笑傲江湖》,竟然觉得李亚鹏也还可以。等出去就直接吃了午饭了。

吃完直奔天一阁。前几天看到李永的《幸运52》,里面有一题问四库全书的藏书楼是仿照哪个藏书楼建的,答案是天一阁,于是就想来看看了。

天一阁是范钦的私家藏书楼,唉,有钱就是好。其实没什么看的,就是很多书,书还在玻璃柜里,只能看看封面,所以也就是走马观花…

大概为了满足如我这种参观群众略为低级的趣味,天一阁旁边搞了个麻将展览馆,介绍麻将史,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麻将放在一起也颇为壮观。在麻将馆我才知道米国原来是日语里美国的说法,一幅美国的麻将用中英日三国文字作了介绍…

看完天一阁,又去工作了一圈,完了下班四处逛,看到一个塔,门票才5元,买了就上去了,唉,这塔那个无聊啊…

因为耽搁了时间,只好在宁波又住了一晚,周四早上接着看了会《笑傲江湖》,又佯装出去工作了一圈,买票回上海了。晚点台风来了,说不定高速公路都不好走了。

路上汽车在高速公路的嘉兴休息处休息的时候,我看到有号称五芳斋的粽子卖,便买了2个,不过尔尔,甚至不如上次在老乡那里吃的真空包装的五芳斋粽子煮煮好吃。盛名之下,其实难符啊。

说起吃,宁波真不错,有很多中式快餐连锁,比老米的好多了…

湖州一日

August 13th, 2004

七月底去了趟湖州,觉得这个城市不错。以前只知道湖笔,去了才知道湖州还是赵孟頫的家乡。

头天下午到的,还在汽车上就收到湖州联通的短信,介绍铁佛寺的,别的没留意,就注意到说铁佛寺有赵孟頫写的“天宁万寿禅寺”碑,于是打算去看看。

下午到了无事,闲逛中来到一个叫莲花庄的公园,大概是过去的私家花园吧,现在搞了搞成了公园。盛夏之际,院内湖边还凉风阵阵,尤其难得的是,湖里的水比较清澈,竟然有人在里面游泳,现在能下去游泳的露天水域毕竟不多了。还有几个人在湖边吊那种一指长或者不到一指长的小鱼,简直是害命。院里隔三岔五就是姓赵的号称是赵孟頫的后代的画呀字呀的,水平良莠不齐,有的甚至连我这样的都看出不好来了…

第二天上午完成工作,中午去铁佛寺,一个很小的院子,最主要的就是一个宋代铁观音,后院有群老太太在看VCD,是一个现代和尚在讲经,我看了一会,总觉得很别扭,电视机、VCD、里面的和尚戴着眼睛、面前一排麦克风、讲的好像也是对报纸上一个强奸幼女事件的看法……

所谓赵孟頫的“天宁万寿禅寺”碑也让我比较失望,大大的“天宁万寿禅寺”几个字,最主要的是刻在石头上,总是觉得有些缺少点灵动、活气,也许看惯了,觉得碑还是适合隶书。

临离开铁佛寺,碰到一个热情的老太太,给我讲了湖州塔中塔、庙里庙、桥下桥,又讲了些文化大革命怎么怎么破坏了湖州的古迹,临了推荐我去飞英塔也就是所谓的塔中塔去看看。于是到各个塑像前面分别磕了几个头就走了。

出来去飞英塔,还不错,里面一个石塔,据说是唐朝一僧人去长安拿了几个舍利子,修这塔放舍利子的,后来舍利子在塔顶放光,便在外面修了个木塔罩着。塔挺高的,里面的石塔离外围木塔有点距离,石塔上满是硬币。可惜的是塔上到处都是五湖四海的傻逼们刻的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的“某某到此一游”、“某某爱某某”的字样…

看到下午,坐车回了

先是中了什么“爱情后门”的病毒,用软件杀毒的过程中很多以前下的程序也因感染被删除了…

后来重装,c,d两区弄成ntfs格式,在dos下想格d区,忘记c,d是ntfs格式了,结果格了f区,我下了n天总共8g左右的discovery呀,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

早知道河马那么早,我也早起了,有趟7点的车10点多就到了啊,我操

现在在这傻逼了…

DTM

July 18th, 2004

早上11点多起来,打开电视,到12点多看到上海体育台在转播DTM。觉得每个周末都是睡觉上网太无聊,于是出门吃了饭就坐地铁去浦东了,希望能在街道上看看…

因为比赛,陆家嘴站竟然封闭。害我顶着正午烈日跑了不少一段路,去了发现跑道封闭的很好,不买票基本看不到。郁闷…只好花了50块从黄牛那买了个标价1500的票,呵呵

好像因为奔驰的一个车手撞到路上的下水道盖(真晕),出了点问题吧,本来3点结束的比赛到了下午5点才开始,晒了一下午。不过也正因为此我才看到比赛…

好了,言归正传。俺比较菜,看比赛基本就是看个热闹,有什么说的不对原谅则个…

最先是索伯的F1表演,好像是马萨开的。之前也有个越野车也跑了几圈,直道上速度不错,转弯时的甩尾很帅,发动机声音也有点气势。不过F1就是F1啊,那声音就是牛逼!你别笑,俺今天看了比赛觉得F1最牛逼的就是声音了,跟以前看电视比起来,现场最有优势的也就是听马达的轰鸣了…我坐的地方是最长的直道末端,每当赛车从远端呼啸而来的时候,那尖啸声都使俺热血沸腾啊,车子转弯的时候刹车有很大的啪啪声也很刺激,F1车手真是爽啊…我坐在看台上,基本上一直都能听到C23的轰鸣声,能感受到它到那个弯了,减速了等等。

今天看到的最爽的就是,索伯的车跑了几圈停了一会,据说是调校了一下,再次出来跑了几圈,到了我坐的地方前面突然减速,停了下来…正诧异见,突然马达轰鸣,车子原地360度的转了一圈,又反向来了一圈,就在我前面,突然马达轰鸣,车子原地转圈,轮胎在地上也擦的冒烟…这个,我都不知道车手怎么样能使停着的车子突然高速原地打转,还是正一个反一个…马萨太好了,呵呵。表演完,c23又呼啸而去,路上有很深的蝴蝶型轮印,一会还飘来橡胶糊了的气味…这样的场面,不是表演很少看到吧。不过我觉得这个也很危险,因为马萨转第二个圈的时候我看到车子离护栏非常近,车子开走后的轮印也看到都快碰到护栏了,不知道马萨心里有没有紧张一下子。

F1之外还有GP摩托的表演,停了C23的轰鸣,总觉得有点提不起近,而且进弯的时候车手的速度减的很慢,大概是因为表演的缘故吧…

最后就是DTM表演赛了。虽然是今天的正戏,不过我觉得没有F1的表演来的过瘾,唉,马达的声音还是小了点,呵呵。比赛刚开始,在第一个弯道处就有辆奥迪撞到护栏轮胎,头都掉过了,不过等别的车过去,它竟然转过去跟着跑了…整场比赛我看到的超车场面不多,基本上是奔驰奥迪之争,欧宝比较而言慢了一截。超车的场面也不多,有个弯道超车的时候有辆奥迪和别的车碰了一下退出比赛竟然赢得全场呼声,唉…比赛前两名都是从始至终都保持的。对了,车子跑起来,排气管里冒出的火苗真是长…

结束后看到有辆C23给人参观,还可以合影,不过要买纪念品,靠!250买了个zippo打火机跟车子照了两张像,效果没有送的马萨和车子的合影帅,呵呵。和F1合影还是穿着赛车服般配啊…

明明很简单的事情,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老员工或小领导偏偏搞的很难的样子,把一些傻×问题跟我讲来讲去,搞的我只好苦笑了。现在再跟我讲,我就脸上一副很诚恳求知若渴的样子,一边微微皱眉点头装作领会了很深奥的道理,一边心里哭笑不得骂他们装逼…

而另一种情况,自己真有什么问题向他们请教的时候,他们却晓以大道理告知要自己琢磨不然以后怎么办,还说这是一个锻炼自己的好机会,我操…

后来我发现,他们把那些傻×东西详细讲给我听是因为他们知道那是对的;而我想知道的,他们要么是不知道要么自己不确定…其实,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俺也不是不知道他们有几斤几两,关键是他们装逼时候严肃诚恳的表情,我靠!

Page 6 of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