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他妈的蛋

无厘头小姑娘…

June 26th, 2004

火车上一对母女…

妈妈让女儿讲个故事,先说讲个短的,女儿开讲:“‘啪’的一枪打死了…”

再让讲个长的,女儿开始:“从前有一只蚊子,‘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在南京大学2003届学生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蒋树声

(二OO三年六月二十日)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家长,老师们、同学们:

今天,我们在这里隆重举行南京大学二OO三届学生毕业典礼。经过多年的刻苦攻读,同学们即将离开母校、踏上新的人生旅程,我首先代表学校党委和行政对你们顺利完成在南京大学的学业表示衷心的祝贺!同时,我也要向悉心培养你们的老师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

南京大学是一所在国内外享有盛誉的重点综合性大学,在一百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它始终保持着优良的传统和学风,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培养和造就了众多中华英才,为国家的富强和民族的振兴作出了重要的贡献!近年来,学校的各项事业蒸蒸日上,在国内有关办学水平的主要指标和重大研究成果获奖方面,南大一直名列前矛。这些成绩来之不易,其中也凝聚了同学们的聪明才智。去年五月,我们隆重庆祝了南京大学的百年校庆,作为新百年的首届毕业生,你们在这所具有优良传统和鲜明特色的学府里度过了难忘的大学生活,为母校的进步和发展贡献了你们的勤奋和智慧,留下了一个又一个鲜明的印迹!我深信,这一定会对同学们的成长产生积极而重要的影响!我也希望,同学们在踏上新的岗位之后,继续继承和发扬南京大学的优良传统,学以致用,报效祖国!

自从担任校长之后,初夏总是我最为激动和兴奋的时节,因为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要一次次地和毕业生们在南大的校门前合影,还要站在这个讲台上为英姿勃发、风华正茂的你们送行!我深深感受到,正是因为有了一届又一届青年学子的传承延续,南京大学才能永远焕发青春的光彩!同学们,在南大度过的短暂岁月仅仅是你们人生当中一个良好的开端,我希望大家将母校”严谨、求实、勤奋、创新”的学风和”诚朴雄伟、励学敦行”的校训融会到今后的工作和生活当中,完善人格、塑造个性、不断学习、开拓创新,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为母校增光添彩!为国家、为人类做出重要的贡献!

整整40年以前,我和今天的你们一样,满怀憧憬和希望从南京大学毕业,我的校长和我的老师也是这样深情地在校园里为我们送行!离开校园以后的人生将更为丰富多彩,也将更加艰巨和充满挑战,从此刻开始,母校就将是你们最温暖的精神家园!我和全体南大人的目光将始终追随你们,为你们的人生加油喝彩!为你们的成绩骄傲自豪!

从明天开始,同学们就要踏上新的人生旅程,希望大家经常回母校来看看,保持沟通和联系,在各条战线上关心和支持母校的进步与发展,让我们为把南京大学建设成具有重要国际影响的世界高水平大学而共同奋斗!

最后,祝同学们身体健康,工作顺利,一路顺风,鹏程万里!

谢谢大家!

同事啊…

June 14th, 2004

和某同事去沪青平公路430号拿东西,都没去过,出租车司机也不知道具体位置,到了沪青平公路看到288…320…前边就该是430了吧。没想到司机说在路对面,跟我说430是单号,我靠!于是向同事寻求支持,没想到……那个同事也说430是单号,我操,我实在是服了,结果在离目的地咫尺之地跑到路对面绕了一大圈…当然,绕的路司机没打表……

近日公司新来一兄弟,闲聊中他说他是台州的,我说浙江是吧,不远啊。没想到,那鸟人说他是杭州台州的,我操!!!还好,我给他讲了浙江和杭州的关系他恍然大悟…就在今早,我们说起公司总部,在珠海…又是那厮,给我比划说珠海在上海的东边,上海东边是海啊……当我告诉他珠海离澳门很近时,他竟然很吃惊…我又问他珠海是那个省的,他竟然说不知道…

我靠!给他们打倒了…唉……

一点记忆

June 5th, 2004

也许将来,我会记起…

昨晚上线,碰到她,说她结婚了…五月四号…

五月四号,哦,我在南京,很晚才起来,大概她结婚典礼的时候我在睡觉。

前一段时间就听说过这个消息,没太在意。看到她有摄像头,我要求视频,呵呵,大概7年没有见过了,视频没有成功,她发消息问:“看见我了么?还有我老公”。老公…于是我记起有人说过她要结婚了,果然结了…

我是个不爱表达自己的孩子,不知道为什么。对别人的戒心太重…

我的13岁…留着短发…嘴唇上已经有淡淡的一圈胡子…

某年暑假,补课。之前的事情总也记不清楚了,我怎么坐在了她的前面。那个时候,我还喜欢看岑凯伦、琼瑶…我是个比较天真的孩子…家里也有几本,不知怎么就开始借书给她看,那时候我中午好像是要回家的,等她看完,换别的借给她…

某年元旦,要搞什么晚会。她也参加了个什么节目。好像节目里有个男生要刮她鼻子,呵呵,羡慕…抑或妒忌…不过,我是个有点自闭的孩子…一切都在我的内心里。

那时候我数学还是不错的,她有点笨,至少在学习数学这方面。前面提到的那个暑假开始吧,她问我一些题目,我是很乐意回答的,可是,我是个不善言辞的孩子,于是我把解题的步骤写出来,我尽量写的整齐、明了。记得好像几何题很多,初中的平面几何,对一个有点笨的女生来说,还是有些麻烦的,我照着算出来的比例画图、做辅助线,画的工工整整,把解题的步骤详详细细列出来,然后给她看,我讲的那么详细,而且基本上她问的题目我都能解出来,有时还有“方法一”、“方法二”…所以她经常问我,我就努力给她写清楚…所以,一直到现在,我画规则图形都画的很好…

快毕业了,那时候流行毕业照相留念,我是个腼腆到有点懦弱的孩子,请她照相只是我心里想一想罢了。那时候基本上没人自个有照相机,照毕业照的那阵,镇上照相馆的那个人拿着相机来给学生照相,有天都到了晚上,晚自习中间的休息时间吧,我在教室后面耍,她从后门进来让我和她去照张相,我内心激动表情平静的随她出去,大概还有几个女生在照相的人边上,好像还略微起哄了吧。照相的人电池不行了,要等一会闪光灯才能工作…记忆中一切都有点模糊,但是照相这件事确实是发生了的,照片还在我家里,我照的很差,大概因为紧张激动,表情动作都有点生硬扭曲…她照的挺好,比较瘦小的女孩,很难照的难看吧…

要写毕业留言了…那时候把笔记本给坐在最前面的第一个同学,传着写…我的笔记本上写了不多的人,因为到了她那里,她也不写,也没传下去…别人写不写有什么关系呢,于是就放在她那里,一直到毕业了考完试了,大概去学校办什么离开的手续的时候她才给我,让我很失望,写的客客气气,像一个普通的同学,只是的写的长点罢了…

高一的寒假吧,到一个同学家去玩,有不少人,她也去了。印象中那天竟然没有跟她讲过话好像。我就是这样一个孩子,唉…

后来,关于她的消息都是听说了,我没再见过她…

一个女人,两种情怀

April 15th, 2004

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
瑞脑消金兽。
佳节又重阳,
玉枕纱橱,
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後,
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
帘卷西风,
人比黄花瘦。

夏日绝句

生当作人杰,
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
不肯过江东。

今天星期六

April 3rd, 2004

今天星期六,来上海后第一个周末。

十一点起床去地铁站。路上有人问路,一男一女,接近二十岁的样子吧,能自个跑上海来,应该不会太小,男的问:“叔叔,请问天目西路怎么走?”我竟然很沉着地告诉他了。操!

坐地铁到人民广场,胡乱绕着走了一圈,到了南京路,感觉大不如前。路边两个女人在兜售中华烟,两块钱一包,旁边人来人往,一个女人偏偏找上我,问我“要不要试一试?”我再操!

南京路的尽头,第二次到外滩。有两对新人在这里照相,冷风飕飕地吹,新娘穿着露着胳膊和大半个背的礼服,在摄影的指导下摆动作,一群如我一般无聊的人围着他们看,真可怜~

旁边一个穿白色休闲运动外套,内穿红色的线衣的MM也在看,这位MM身材娇小可人,脸蛋素净有点淡淡的斑点,最重要的是,她看那对新人的眼睛里满是羡慕、渴望,上齿咬着下唇,表情有点……饥渴。这个MM真不错,我随着她走了一会,他在东方明珠背景下照相的时候我站在旁边,不知道有没有被照进去……

站在黄浦江畔,后面是中山东路,一排看起来很有气势很沧桑的不知什么建筑风格的房子,上面金融机构的名字一个比一个牛×;面前是肮脏的黄浦江,各种各样的垃圾漂浮在水面上,随波起伏;对面是陆家嘴,牛B烘烘的高楼和声名显赫的商标相互辉映;身边是各色各种五花八门的呆B们,大多忙着找地方照相,兜售小商品……

陈毅市长的石像立在外滩,整体给我的感觉是:故做沉稳中有点点浮躁,一如这个城市给我的感觉。不由想起了新街口的孙中山,希望地铁修好后,铜像还能回来。

在外滩冷风中吹了一会,要回了~~~

无题

December 30th, 2003

梅艳芳挂了,在张国荣、柯受良之后……

我算是个比较冷漠的人吧,明星挂了也就挂了。比他们过的更惨的人多了去了~~~

昨夜听广播,几个音乐节目纪念她,很多听众打电话过去,我觉得他们都是吃饱了撑的。

可是我今天看到这个消息还是觉得心里堵的慌!

只是觉得世事真的有点无常,明天的事,谁知道呢?

于是想到了自己。现在真的很迷茫,不知道到底什么才是该做的。

也许,我该过的洒脱点,想做什么就去做!因为明天,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今天早上,我自小学毕业以来第一次泪流满面。

我今年毕业的,毕业前觉得自己不爱读书,工作算了,到找工作的时候觉得挣的钱少,在一个陌生的大城市里很难混,于是很迷茫,终于后来决定再考研,可是即便考上研,毕了业,又能怎样呢?我没有细想,其实是不愿细想、不敢细想。这样现在就在南京准备考研。

昨晚天气突然变冷,脑袋里面突然有给家里打个电话的想法,于是便打了,接电话的是母亲,听的出来她很高兴接到这个电话,是有点意外的那种高兴。我知道母亲心里很想给我打电话的,只是我对她每次都是注意身体、好好学习之类叮嘱表现的很不耐烦,以至于她有点不敢给我打电话。

电话里照例是问问天气、问问身体、问问学习,然后又家长里短的聊了些别的。后来说到考研,说到考不上怎么办,其实母亲是没有主见的,一直在农村呆着,随着我的渐渐长大,到外地上学,母亲象我小时候一样,觉得我什么都懂,什么都行,我就是她的靠山、她的希望、她的骄傲!所以说来说去,母亲只能说我做什么他们都支持。可是我自己对自己的未来却没有一点把握,没有一点方向。这个电话打了半个多小时,是我打的最长的一次电话。

今早起来,外面已经有很厚一层积雪,开了台灯坐在窗前看书,可是纸在眼前一页一页翻过去,心里却什么都没有记下,老是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想起现在的状态,想起家里也该很冷了,村里别的妇女喜欢到处串串门子、聊聊天、打打扑克打打麻将,母亲却不喜欢这样,她象我一样,有点内向,应该是坐在火炉前,织着毛衣,或者看着电视,如果地里有什么活,也可能出去干活了,一边干活一边想着她的儿子、她的骄傲。

母亲一直呆在农村,生我以前在镇上的广播站有份广播员的工作,有了我就呆在家里带我了,当时因为父亲有份所谓的“铁饭碗”,家里条件在当地农村也还可以,所以这好象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父亲很大男子主义,在教育我的问题上信奉的是“棍棒底下出孝子”,所以小时候经常打我,母亲为了护着我也经常被父亲呵斥,为此她也没有少流泪。

母亲是快要五十岁的人了,年龄增大身体也不太好了,前两年得过脑炎,好了以后天气冷了会觉得头疼,她还有贫血。父亲身体也不太好,这两年还出过两次事故,所幸没什么大问题。象母亲一样,随着我的渐渐长大,父亲也不再有我小时候的权威了,在一些事情上也会觉得该听我的。

胡思乱想着突然想起了两张家里的老照片,一张照片是我小学时候一家三口一起去我们那边的一个旅游景点照的,父母都还年轻,穿着八十年代流行过一阵的很蹩脚的那种西服,站在景点破旧的小码头上,他们一脸的幸福,我有点羞涩,大概心里盼望着赶快坐船去湖心岛吧。想到这,我突然希望时间能停止在那个时刻多好,永远不要变化,父母年轻幸福,我无忧无虑。

另外一张是母亲没有结婚的时候的,我也是上次回家在家里乱翻才看到的,母亲穿着那个年代朴素的布衣服,留着大辫子,真的很美。可是现在,她的头上已经长出很多白发,手已经很粗糙了,额上眼角有了很多皱纹。她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就在农村一天一天的度过,去过的最远的地方就是省会西安……

大颗的泪珠从我眼里涌出,流过嘴角的时候咸咸的,我没有抑制自己,一任自己痛痛快快地流泪……

以前看过一篇文章,作者自己一直想要努力奋斗报答父母,虽然生活已经不错,但作者觉得还不够,独自一人在异乡奋斗,可是有一天,突然到来的疾病夺去了他父亲的生命,作者才知道,未来是不确定的,想要回报父母,应该早点陪着他们。

我希望父母能够体会我对他们的爱,可是,我觉得我做的一切在他们对我的态度面前都显的这么苍白。带给他们更好的物质生活,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而且这样我陪在他们身边的时间就会很少。或者回到家乡找个普普通通的工作,陪在他们身边,可是这样父母就会过他们过了一辈子的乏味的生活。

我知道父母是爱慕虚荣的,我考上大学就颇使他们自豪了,他们相信,儿子会带给他们更多的幸福和骄傲。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我是多么迷茫。

第一次,我是这么无助!

今天真好运气

July 16th, 2003

今天去物理楼开个证明,下面是我进了二楼学工组的情景:

门掩着,推门,外面一间没有人。眼睛余光望里面的屋子扫了一下,吴祖俭探出头来也看见了我,我马上想撤可是都照面了,人家又真诚的看着我,硬着头皮上吧。

“哎,吴老师你好,盛老师在吗?”

“不在,什么事?”

嗯,态度还不错,我胆子大了一点。

“哎,吴老师你看,我办个户口迁移,他们要系里开个没练法轮功的证明。”

把我手上拿的两个表拿过去看了看。

“丁——浩,好,你自己写一个吧,写了我给你签个名盖个章。”

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运气不错,胆子也大了一点。

“吴老师,你这边有没有学校或者系里的那种便笺?”

本来做在电脑前,起来去办公桌上看了看,拿过一本普通的那种信纸。

“就是这种普通的纸,你就用这个写吧”

拿了纸,在桌上拽了支笔,做在办公桌上胡乱写了一下。

“吴老师你看这样可以吧?”

拿我写的东西草草看了一下。

“你这个‘没’字写的象个‘设’,你看,下面两点连在一起了,是吧?”

“哦呵呵,是啊,我写的快了点。”

在证明上签了名

“你把这个拿到楼下去盖个章。”

“是教务处那个办公室吧?”

“不是,就是电子系的办公室,不知道有没有人,你下去看一下”

“好的,那老师谢谢你了”

“不谢”

今天有点受宠若惊,就微笑着退到外面门口,正要拉上门……

“再见啊”吴祖俭补充了一句。

啊,好”我忙不迭应了一句,拉上门下楼去了

……

初到南京

July 13th, 2003

火车上一切都很新鲜。那次的K384也是最舒服的一次,竟然可以躺在座位上睡觉。

火车上坐在旁边的两个南理工的人是陕飞的,我和他们说方言,那个女的竟然听不太懂,靠!

那次火车过长江的时候是白天,听说快到长江的时候我很激动。火车真的到了长江上面,太让我失望了。从大桥上看下去,浑浊的江水,并不太宽的江面,和我想象中的差的太远了,我甚至觉得比家乡的汉江也好不到哪里去!

坐了三十来个小时的火车,九月三号中午到了南京。车站有个28的人接我们,他是小姑的同事,28在南京办事处的人。大概我去的早了点,学校没有人在火车站接我们,28的人把我们送上10路公交车就走了。

在公交车上我紧张的不行,竖着耳朵听喇叭里报站名的声音,只怕坐过头了。最后我们在大桥南路下了车,接着要转高新线了,不过我下车的地方其实在建宁路,问了半天路,然后拖着箱子和包走到真正的大桥南路站的痛苦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我也一直搞不清,录取通知书上为什么要我们坐10路从火车站去转高新线呢,可以选择的更好的路线多了去了。好不容易上了高新线仍然站着到了终点。

下了高新线,顺着人流第一次走进浦园。浦园正中的那条大路和刚修的教学楼给我的第一个印象是很有气势。而且当时迎新的学生举着各系的旗帜在那边喊叫的气氛也让我感觉不错。遗憾的是,我没有看到电子系的旗帜,吴凯很容易找到了他们地科的队伍,他的师兄看到和他一起来的我形单影只不知所措的样子,好意让我上大平台看看,我和母亲只好拎着箱子和包再上大平台上面,还好,找到了电子系的地方。那时的我很腼腆,很不好意思的在师兄师姐们的指点下办好了手续。

然后有个师兄领我们去宿舍。路线是大平台→阅览室后面→六七食堂门口→澡堂→八食堂→力行馆→11栋。现在想想很近的一条路,当时觉着那个远啊,呵呵。领我的师兄说他自己是四川人,后来我认识许多98级的四川人,我觉得基本上98的四川人我都认识了,可是我不知道哪个是他,当时没注意他的长相了。

师兄把我们领到宿舍就走了。我到的时候单振兴已经到了,不过他当时不在宿舍,选好了靠门的下铺,母亲帮我收拾床铺什么的,我也是到处看看。和高中的校园,高中的宿舍比较,浦园的条件我觉得很好了,母亲也是,觉得学校真的很不错。

后来找到吴凯他们。接下来的两天母亲和吴凯他妈一起去南京城里转了转,好象还去了中山陵。我和他因为怕学校有事所以没有去。两天以后她们就回去了,她们回去的时候我还是没有去送,和来的时候一样,我没有一丁点要离别的感伤。

就要开始我一个人的异乡生活了……

Page 7 of 812345678